斯皮尔伯格导演,我爱你
分类:网上冲浪

只能说斯皮尔伯格导演每次都能出其不意的抓住观众的心,先不说电影里隐藏的很多游戏里的bug(咳咳,不想拆穿自己不玩游戏的事实ᕙ(`▿´)ᕗ),首先,这部电影所带给人们的体验就异常震撼,游戏里的世界和现实的世界双线环绕。

截止到写这篇文字之前,看了一眼豆瓣评分,斯皮尔伯格的新片《头号玩家》在不动声色中已经高达9.2分。
 
又一次过誉了吗?
 
是的,过誉了。但是这一次的过誉有着本质的不同。
 
铺天盖地的关于影片中彩蛋的文章如同电影里的世界一样,足以令人眼花缭乱。对于这些文章,我是佩服的。这是建立在庞大的观影量与各种深度爱好之上的,能与这种对影片中隐藏的各种或深或浅的彩蛋如数家珍的人为友的话,一定也是一件乐事。明朝的张岱很早就说过这么一句: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
 
把这句话放在斯皮尔伯格的这部《头号玩家》里加以对照,便足以看到斯皮尔伯格的满腔深情。把如此事无巨细的点点滴滴一一呈现在每一个场景里,我想,这也绝不仅仅是热爱那么简单的事了。
 
《头号玩家》是71岁高龄的斯皮尔伯格对这些年来电影观的一次表达,并且通过电影给出了答案。
 
几乎所有影迷在现实中都会遇到身边的同事朋友或家人的诘问:你天天看那电影有什么用?
 
面对这样的问题,我们会陷入的思考也往往是:我们在看电影的时候到底是在看什么?又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们来看《头号玩家》是怎样把我们引入这样的思考的。影片中,最后一把钥匙被隐藏在史上第一款有彩蛋的游戏《冒险》之中。在这款游戏里,开发者沃伦宾耐特留下了一段神秘代码,一旦被游戏者触发,也就是电影里所说的找到隐形方块并拖到特定位置,屏幕中间便会出现“沃伦宾耐特的大作”几个字样。
 
同时,在电影里,通过韦德在“绿洲”世界里的直播,所有玩家都明白了这款游戏告诉所有人的一个道理:玩游戏的终极目的,并不是打通关,而是对玩游戏这件事本身的乐在其中。
 
正是这个隐藏的彩蛋,让影片中所有玩家们如梦方醒。
 
而回到电影,斯皮尔伯格在电影里穷尽了一切能力,囊括了所有人的童年记忆,在电影里放入一个又一个令人惊喜的彩蛋。这一切,都在引导着观众的乐趣。而这样的电影手法本身,与游戏开发者在游戏中放入彩蛋的做法,更是一种深层次的互文。
 
于是,有了这样的结构。观众在电影中找彩蛋,电影中的人物在游戏中找彩蛋。最后的结果是,电影中的人物在游戏中醒悟了。那么,作为观众的我们,醒悟了吗?
 
没错,这就是斯皮尔伯格想要传达的概念。
 
玩游戏的目的和乐趣不在打通关,观众看电影的目的和乐趣同样也不在寻找人生意义。
 
如果电影里这些直接呈现出来的彩蛋还不够让你醒悟,没关系,导演还在剧情里埋了一个最大的彩蛋。
 
影片即将结束之前,韦德拿到了最后一把钥匙,见到了“绿洲”游戏的开创者哈利迪。韦德问哈利迪:“你是游戏里的人物吗?”
 
哈利迪微笑着说:“不是。”
 
韦德继续问:“那你是什么?”
 
哈利迪没有回答。
 
哈利迪是什么呢?哈利迪就是彩蛋本身。如同沃伦宾耐特在《冒险》里留下的那串神秘代码,哈利迪便是绿洲里的这串数字代码。
 
最终,韦德说出了影片里的一句核心台词:现实,才是唯一真实的。
 
《头号玩家》用一个最传统的故事框架,讲了一个最有意思的关于电影的命题。只是斯皮尔伯格用梦幻般的场景呈现,让我们陷入了“云深不知处”。
 
也正因为如此,观众们都如同“绿洲”里的玩家一样,迷失其中,各有嗨点。电影里有这么一个片段,反派女一号坐车前去追杀韦德一行,途中经过的街道上,通过她在车内的视角,我们看到了满大街戴着VR眼镜的玩家们,尽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镜头一个反打,是反派女一号的脸,脸上一片迷茫。这一场景之中,斯皮尔伯格再一次抛出了问题。即是对于未来世界的疑问,也是在文本中对于电影观众的一次提问。
 
看到了这里,对豆瓣9.2的高分我也就释然了。
 
重新回到电影,我们来看导演对整部电影的架构。
 
影片一开场,通过一组对男主角韦德的跟拍,顺带展现了2045年的未来图景。在这个图景里,出现了叠楼区,出现了送披萨的无人机,出现了沉迷于“绿洲”的玩家。整个环境与背景通过镜头里的呈现,全交待出来了。这是电影手法的极简处理,也是极为有效的技巧。
 
接下来就是奇观世界的呈现了,当韦德戴上VR,一个“绿洲”世界展开了。进入“绿洲”的一瞬,脑子里甚至出现了“三体”游戏般的震撼体验。
 
随着三维世界与真实世界的来回切换,《头号玩家》的所有人物与故事脉络也逐渐浮出水面。这样的故事是似曾相识的,可以套用这一类型片的所有影片里。哪怕是套用到香港的古惑仔电影里,这样的故事也是成立的。因为这是最传统的叙事。
 
在这个传统故事的内核之外,在斯皮尔伯格的精心包装之下,影片里还藏着每一个人物的小心思与趣味。
 
韦德五人组的设定,很容易想到《ET外星人》里的孩子们。
 
对网络世界中情感的调侃,契合着当下现状中的男男女女们。并且在这一层调侃里,在剧本中埋了一段有可能会出现的三角关系:韦德,萨曼莎,艾奇。
 
致敬《闪灵》段落之后出现的舞池,这一段也是有着非常有趣的设定。舞池中的骷髅们,围绕着基拉,在起舞着。对照到电影里最初哈利迪的情感世界,这些骷髅的隐喻也就有了。这些都如同在现实中围绕在基拉旁边的人们,一个几乎完美的女人,对哈利迪这样的宅男人设来说,是充满了美丽,却同时不敢多迈近一步的存在。这是哈利迪的情感困境,并且在现实中成了永远的遗憾。于是,在游戏中,设计了这一段,玩家们要前仆后继的代替哈利迪弥补掉这一遗憾。这既是哈利迪的高明,也是电影的高明。
 
所有的这一切,都在增强着整部电影的趣味性解读。
 
最后,《头号玩家》的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比如萨曼莎与韦德被发现后准备逃离的一场戏中,萨曼莎选择了留下。台词交代的是萨曼莎留下拖住IOI的人,事实上在电影里我们看到,这根本就是无效的安排。那么问题来了,既然知道无效,萨曼莎为什么不和韦德一起逃跑?除了用剧情的发展需要来解释,貌似就只能承认是萨曼莎的智商不够了。但是萨曼莎的人设显然并不是无脑,所以这一段在个人看来就是剧本的硬设定,是非常不够圆润的设计。
 
诸如此类的微小人物行为逻辑问题,还存在不少。
 
但是,这都不是主要的。因为,斯皮尔伯格想表达的还是开头我所写的,这是一部关于电影观的一次全面表达。
 
至于那些个数不胜数的彩蛋,也并不是我想在这篇文字里去写的。因为我想说的是——
 
斯皮尔伯格导演,我爱你。

故事发生在2045年,现实世界已经不能满足人们的娱乐需求,于是人们努力去游戏世界里寻找慰藉,可以说,除了吃饭,睡觉,人们其余的世间都是以游戏里面的角色去生活的,类似于每天打boss,赚金币什么的,而且用金币还可以在现实世界里购物,但是玩家需要谨慎的就是,只要角色死了,所有的记录都要清零重来。所以游戏需谨慎呀<(`^´)> 。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罗夏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们的主人公生于2027年,嘿嘿~帅小伙一枚,玩游戏,那是杠杠的呀。他在游戏中的角色:帕西法尔,很符合人物设定,心思敏锐,聪明伶俐(哎呀,实在想不到什么好的形容词)。包括他本人的长相也是,在这一点上,东西方文化的审美还是挺一致的(´▽`ʃƪ)。

图片 1

斯皮尔伯格导演除了玩转特效之外,整个故事设计也是没话说的,虚无的现实世界让人们只想逃离,鬼才詹姆斯·哈利迪创造出了世界上最伟大的游戏《绿洲》,可是人们的终极沉迷从来都是让他惶恐的,现实才是人们终极的归宿呀,于是在他去世之前,他亲手打造了三把钥匙(当然是在游戏世界里),要有缘且足够了解他的人才能得到钥匙,有了钥匙,最终才能能到彩蛋。当然,还得提一下贯穿始终的大反派101集团,一心想得到彩蛋,控制绿洲。他们啥都缺,就是不缺钱。最终当然是英雄战胜反派,抱得美人归啦╰(*´︶`*)╯

本文由彩运网发布于网上冲浪,转载请注明出处:斯皮尔伯格导演,我爱你

上一篇:彩蛋笔记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