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卫》:武戏精彩 致敬传统
分类:网上冲浪

想拍合影的时候摄影师溜号了,还好有张工作照。

在《阿凡达》风卷残云、一骑绝尘的时候,《锦衣卫》片方于上周五在京进行了媒体试映,早早便准备开始鏖战2月的春节档。

 

大师张彻曾把自己与徐克、李仁港说成是香港武侠电影的老中青三代。能得“张百万”赏识,可见李仁港确实是很有一套。纵观他的武侠作品均是侠气纵横,写意浪漫,且有着浓厚的作者色彩,但过分偏爱的文艺腔也常常令他陷入不伦不类的尴尬境地。这部《锦衣卫》也不例外。若论打戏,十场大战的精彩程度绝对超过了《十月围城》;但若论文戏,则还是那句老话:“认真你就输了。”

      作为史上最烂的主持人,我是相当的不愿意出镜啊,但和李仁港对话的机会更是相当的不愿意放过。于是也就豁出去了,管他会不会被网友骂面瘫,光访谈提纲就准备了两天,周末还把他的《94独臂刀》、《星月童话》和《九阴真经》翻出来看了一下。

特点:致敬张彻,重现浪漫武侠的全盛年代

 
      见到李仁港本尊,心情还是颇为激动的。在电梯里就和他说,我也是一个邵氏的影迷,希望这次不仅能聊锦衣卫,还可以多聊聊邵氏的老武侠片。李仁港听了,欣然答应,还主动跟我起他和张彻的几次见面对他影响很大,而他跟魏君子聊的那次只说了其中的一件事,还有些事他刚刚写成一篇文章,随后从包里拿出印有那篇文章的《锦衣卫》的书给我看。更让我high到不行的是,他随即送了我一本《见龙卸甲》的画册,我当然不会放过签名的机会。本来也只想着签个名就算了,没想到他不仅问了我的名字,还在扉页上提了一句“乱世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这让我顿时感觉受宠若惊,直接导致了主持访谈时大脑短路,语无伦次。  

李仁港素来喜欢张彻的电影,也自认是师承这位“浪漫武侠”风格电影的开山鼻祖。在上一部作品《见龙卸甲》中,他就特地邀来狄龙、姜大卫、岳华三位张彻昔日的爱将客串演出,这回在《锦衣卫》里又再度请出陈观泰、午马、徐向东与冯克安等“武林前辈”,摆明了是要向张彻致敬。除了演员之外,李仁港还在片中延续了张彻电影的一些重要特色,比如吴尊的“盘肠大战”、甄子丹的“赤膊上阵”以及多处的“慢镜头表现”、最后的“主角之死”和两位大侠的同性之情等等,让人不禁重回那个浪漫武侠的全盛年代。

 
      在访谈没有开始前,我抓紧时间和李导演聊了聊,他说胡金铨当年很喜欢洪金宝,什么戏都找他做替身,连女人也找他替。然后我脑海中就浮现出三毛肥胖的身躯,忍不住大笑。还问我有没有看《孔子》,觉得怎么样,我说听说票房不太好,他讲“怎么有人敢拍这个题材,好大勇气啊”。其实明知不可而为之,他电影的主题倒是一脉相承。后来还问了为什么有人说他是韩国人,他说谁说的,我说姜鸿波。他便说“待会要打电话问问她,她还跟我拍过戏呢!”
 
      虽然我真的很想抛开《锦衣卫》这部戏不谈,专门谈谈我为他准备的三页纸关于邵氏武侠片的问题,但毕竟人家是来宣传自己的新戏的,也只能从《锦衣卫》开始。
  
      访谈过程中,我找着机会便问当年的八卦,比如张彻赠言“成功不必自我”的事,《少年阿虎》里怎么请动狄龙跟姜大卫同时客串,印象最深的便是每当提到张彻,李仁港似乎都有说不完的话要说。对于当年张彻导演找他一起拍电影的遗愿未能完成的憾事,李仁港说张彻写的剧本他至今还珍藏在家中,有机会一定会把他拍出来。
 
      可惜一个小时的时间对我们这种港片fans来说实在太短了,问题才问了一半,导播便在耳机里一直催结束,于是我只能放过那些关于张彻、关于邵氏、关于老港片的八卦。虽然面部表情还是十分僵硬,但是内心已经无比澎湃,到最后语无伦次到“感谢大家收看”都说了两遍。
 
      送李导下楼,在电梯里,他问我现在大陆喜欢邵氏电影的人多么,我答,不多,但有一拨人十分迷恋。此番不能畅谈,但愿以后有机会还可以详谈。
 
      访谈内容如下:
 
网易娱乐:首先请李导介绍一下你的这部新片吧。

亮点:美术出众,细节处处见功夫

 

说到美术功底,在众多的导演中李仁港绝对堪称翘楚。他从影生涯中获得的第一个奖便是最佳美术指导,而“以美术态度来拍电影”的口号更是他一贯坚持的理念。虽然他不尊重史实的问题常常遭人诟病,但不可否认,经他之手的人物造型、场景布置、道具设计总是能给人带来耳目一新的感觉。

李仁港:这戏其实在我拍《三国》之前已经有完整剧本了,那时由于时间上的问题我先拍了《三国》,《三国见龙卸甲》后马上动手拍这部戏,其实就我个人来讲,蛮喜欢这个剧本的,所以赶着拍。我认识甄子丹其实有很久了,他帮我的忙,当武术指导,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一直想找个机会合作,看到这个剧本我感到由他来演是最恰当的,所以跟他谈好了协议,在一年之内把这个戏拍出来。

《锦衣卫》里的角色造型像极了《见龙卸甲》,但在色彩的选择上李仁港采用了更加深沉的黑而取代了赵子龙的一袭白袍,使得人物的身上更多出来一份悲壮的气质。而吴尊饰演的大漠判官,手持圆月弯刀,酷似《加勒比海盗》中的杰克船长,颇为惊艳。当然最让人叫好的还是那个早早便吊足人胃口的神秘武器“大明十四式”。它内藏十四把造型不同的钢刀,功能齐备,更是在细节方面处处见功夫,不仅能帮助甄子丹飞天遁地,还能释放暗器,性能直逼007的装备库,创意十足。

 

优点:武戏火爆,连场大战精彩绝伦

网易娱乐:你说过你祖上是明朝大将?

论武戏,《锦衣卫》里的连场打斗比之《十月围城》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十场大战,无论是甄子丹、吴尊、徐子珊还是友情客串的陈观泰,均依照各自的特色打出了不同的风格。甄子丹的动作一向以快著称,与吴尊在客栈里的一场“时间大战”更突出了他功夫“唯快不破”的特点;而吴尊由于并非打星出身,则在动作上更加强调技巧,花拳绣腿也十分厉害;徐子珊饰演的西域高手,一条钢鞭舞得出神入化,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移行幻影之术更为这个角色添加了一份神秘的色彩;而陈观泰虽然连名号还来不及报便被甄子丹打死了,但几回合的较量之下,他施展大刀和鹰爪功的刚猛气势也不仅让人由心底赞叹其廉颇未老。

 

缺点:感情戏用心 但有待进步

李仁港:对,我本身是安徽凤阳人,族谱可以追溯到明朝的时候,老祖宗叫李新,在明史上可以查得到。

李仁港当年的《星月童话》、《阿虎》在文戏上表现还不错,不过不是每一部都能做得很好。《锦衣卫》此前称甄子丹、赵薇爱情戏有突破,很动人,不过整体看下来,导演虽然花了很多心思在上面,但是两人的“来电”程度还是差一些,赵薇对甄子丹几乎是无理由的一见钟情,“期待一个大侠”,于是等到了一个大侠,但两人的情感交流并不足够,在说服观众方面还需更下功夫。

 

不古不今的台词对于香港导演来说是个考验,片中有一些台词处理得不是很合理,涉及到感情和“盗亦有道”等等。可见将文戏处理得和武戏一样出色,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新龙门客栈》惊鸿一瞥式的感情戏已多年未见,《锦衣卫》的画面风格有《新龙门客栈》的影子,但在文戏上还有差距。

网易娱乐: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使你对明朝的故事特别感兴趣?

 

李仁港:多少有点印象,小时候听父亲讲了很多老家、明朝、徐达他们的故事,听了很多,但同时我感觉锦衣卫本身就是一个很戏剧性的题材,不光是我,其他喜欢拍武侠片的导演多多少少都想过。

 

网易娱乐:拍摄这种历史题材的电影会做很多考据工作吗?

 

李仁港:会,对那个案件也好、事情也好,锦衣卫那个团体也好,我们先要从资料里了解他在历史上是什么,发生了什么事,做什么事情,背后意义是什么,我们得要非常清楚地了解,才能发挥到剧本上。但我感觉拍这种历史题材的戏,历史戏绝对不能改,好的变成坏的,正的变成邪的,我感觉不行,大道理不能改,但硬要把完整的历史放在戏中也不行,因为不是纪录片,电影有电影的媒体,和书不同,比如拍《三国见龙卸甲》也一样,书很好看,但变成电影是两码事,那时非得再找一个角度、找一个方式,总得把它变成剧本大小才可以拍电影。

 

我感觉电影在我来讲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媒体,它带给了很多人的娱乐性,这是很重要的,人们愿意看,同时最重要的是在商业上和(电影里)要讲的东西之间有一个平衡,光讲一大堆道理,但观众感觉很闷就不会看,你想要给观众一些信息就做不到。但如果光拍商业片,而忘记了作为电影人应该诠释的细节,(道理)一点也没有讲也不好。

 

网易娱乐:我看你以前的片子,都倾向于偏冷的风格,这次的《锦衣卫》好象也是很暗的,为什么呢?

 

李仁港:刀本身是冷的嘛(笑),那个世界是这样的,拿刀的时候,我感觉冷是一个过程,从冷开始到最后变成热,我感觉人生都是(这样)一个过程,冷不是到最后也是冷的,比如一个大侠做一件事情,他开始做的时候这个世界是黑暗的,但他做完这个事情,世界变成光明的了,他自己牺牲了,但带给人的是热,我感觉这才是武侠片里要讲的事情。

《锦衣卫》也是,在我来讲,《锦衣卫》本身是一个非常压抑的(故事),赋予他最好的武功、最大的权力,受命于皇帝,别人讲他都可以不用听,是只属于皇帝的人,你看,多大的权力、多好的状况,要做什么都行,当皇帝随时要他做一些事时,他都得做。但要是皇帝不好,在那个年代,要你做一些坏事,也得做,因为你是属于皇帝的,但如果锦衣卫本身有人性的理想,当(皇帝)要你做坏事你不得不做时(内心)就会打架,工作必须要做,但我感觉这是不对的。所以我感觉锦衣卫是一个很压抑的群体,你看他们的宝刀都很亮,穿的“裙子”都很漂亮,但它们只是杀人机器,不能讲太多,要你做你就做。做了太多不对的事情,晓得太多秘密,他们每个人本身的路途都是非常黑暗的。我是看到了这一点才去拍《锦衣卫》。甄子丹演的青龙从一开始就认定了自己的路是很短,很快会完蛋的,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但通过他认识赵薇,赵薇是一个很普通、单纯的女孩子,让他体验到人生是有光芒的,开始他感觉,你是小女孩,你会这样想,但最后他却被小女孩的生命力感染了,想和她一起走剩下的路,所以他是从黑暗走到了光芒。

 

网易娱乐:刚才您说道了《锦衣卫》的衣服,我看这次甄子丹在剧中的造型和《见龙卸甲》里常山赵子龙的形象很像,特别是那个头盔?

 

李仁港:不对,赵子龙是头盔,甄子丹明朝侍卫(戴的)是帽子,赵子龙的头盔是铜铸出来的,但甄子丹戴的是纱帽,但这一类型的事情在中国的年代中发生了很多次,就算是外国,十字军东征时的帽子也是这样,世界大战时英国军队的帽子也是这样。为什么这种情况不断出现?因为这种帽子很实用,挡风挡雨都行,而且挡的面积很大,又不挡视线,那(种设计)是很合理的。

 

网易娱乐:我看历史上的锦衣卫戴的是方方正正的帽子,比如胡金铨电影里的锦衣卫形象。胡金铨是明史专家,他应该也做了很多考证工作。

 

李仁港:那个帽子我们当然了解,但很多时候要看演员本身能不能戴那个帽子,比如《见龙卸甲》里刘德华拿的钢盔,要是拿一个汉朝时我们能看到的头盔,我感觉那很难看,他戴上去会很不好看。同时我可以告诉你,历史里留下来,博物馆里有的,不一定代表是最好的。中国有那么多武器,比如现在买一本(讲)中国武器的书籍,你会感觉它不一定是漂亮的,我相信中国文化里的东西一定有好看的,只是博物馆没有留下来,我们不能说博物馆有那个帽子硬塞给他戴,但他戴着不好看。

明朝侍卫有两种帽子,方帽子是一种,我说锦衣卫戴的帽子也是一种,当然我会挑一个甄子丹戴着好看的帽子,历史上的那种帽子我感觉他戴着更像反派多一点,所以挑了现在这种(造型的帽子)。

 

网易娱乐:刚才说到武器,电影中设计了一个很神秘的武器大明十四势,这在历史中不存在,是你杜撰出来的?

 

李仁港:对,查了资料再来拍的,明朝中有很多刑罚的,《明史》中(记载)发生了很多事,在那么多刑罚的朝代,再加上锦衣卫本身,一个侍卫神通广大,能做一件事情,如果只说他武功好,这个“武功好”很抽象,在武侠片里,一掌打死几百人都可以。但在历史题材的武侠片里要有道理,让观众好接受,不可能一个人打一百个人,如果他那么神通广大,非得有个东西让他能做到这件事情。

 

同时我感觉他偷东西也好、以他的方式查些东西也好,应该要有很多东西帮助他做这些事情,这是非常有逻辑的,所以我想,要是我找到甄子丹演这个角色,告诉他,我希望你在这部戏里表现的武打(戏份)是很新的,那是很难的,所以我想,从外形来讲,我们重组一下明朝的衣服和武器。现在我给他的武器就和以前不同,打破了以前锦衣卫武器的概念,当然,打破的只是他一个人,因为他是头儿,有权有更多的武器,而其他人还是拿单刀。

 

网易娱乐:我感觉电影中对“大明十四势”的表现有点不足,比如有八把刀是用来行刑逼供的,但逼供的戏很短,各种不同的功能也没有得到充分的展现。

 

李仁港:戏里都有一个大主题,大主题是锦衣卫,其中的武器是十四势,但不是这个戏叫《十四势》,如果这个戏叫《十四势》,那就非得讲清楚它都有什么用,但这个戏讲的是锦衣卫的故事,讲他碰到了赵薇,讲兄弟之死,玄武把他出卖了,讲他在大漠里碰到朋友,认识、相逢的故事,要讲的东西很多。

 

刚才我说了,戏和看历史是完全不同的,书里可以挑专业,把那十四势讲得很清楚,但戏里不行,观众坐下来开始看,到他看完大概是两个小时,我希望他有一个感受,非要达到一个目的。要是突然跳进去讲很多武器(的功能),我感觉会把观众的注意力拉到别处,那不是电影。

网易娱乐:我们知道在武侠片里一般侠客的性格和他使用的武器相互之间是有关系的,比如君子一般用剑,性格鲁莽的一般用刀或斧,你在给甄子丹、吴尊等(演员)设计武器时,和他们的性格有联系吗?

 

李仁港:绝对有,我感觉武器像穿衣服一样,其实有些时候,如果你懂穿衣服,人家多少可以从你的衣服里看到你的性格是什么,喜欢流浪的穿的衣服会破破烂烂的,很舒服的,如果很讲究,就会穿名牌,多少都能看到。一个武侠人物如果和其他人(的武器)一样那就有问题了,这也是原因(之一),你看如果黄飞鸿拿单刀,武馆的人拿单刀,江湖的人拿单刀,锦衣卫也拿单刀,你就很难区分,这就是为什么设计十四势的原因。

 

比如脱脱吧,一个外族的女孩子,女孩子会打,开始我就设计了一套武术,一边脱衣服可以一边把所有的剑都卸下来,先有这个概念,这代表活动性可以很大,和敌人的距离需要很远,那时拿刀拿剑就不对,因为需要很近才能办得到。但你可以一边耍,我感觉这样会(体现)女孩子的身段之美,当她脱衣服卸(武器的)时候和敌人打在一起,很好看的。

 

网易娱乐:像吴尊和徐子珊并不会功夫,在拍武侠戏时动作展现上和甄子丹有什么区别吗?

 

李仁港:当然有一个专业程度的区别,找一个会画的人和不会画画的人相比,问有什么区别,那个画家肯定是专业的,刚才你说拿剑比较君子一点,拿刀比较粗豪一点,你看今天的人拍武侠片,我可以告诉你,大部分的人都在用刀法,而不是剑法,刀是砍的,虽然拿剑也是砍的,但有些(有)研究的人不会这样用,剑是刺的,因为是从枪法(演变)而来的,不挡就可以刺中你,这就是最高境界。你看子丹拿剑就是,都不用讲,给他剑他会先玩一下,习惯了以后他就会用,因为他懂,所以拿起来就会不一样。

 

在一场戏里,(甄子丹)在地下室,和自己的同门师弟玄武讲,准备要把他杀掉,杀的原因我感觉蛮浪漫的,不是因为你是仇人就要把他杀掉,而是因为你走这个路很痛苦,(因为)我疼你,我试过,走这条路很痛苦,所以我要把你干掉,不希望你那么痛苦。还有他说“黄泉路下你不会孤单,大师兄马上下来陪你。”你看,他多爱这个弟弟,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要把他杀掉,拿刀的(时间)就会不同,一般人都会慢慢提起刀来,子丹不是,我感觉那是他最美的一个镜头,武打演员才会(表现的),“噌”地把刀砍下去,会武功的人有一个想法,刀是快还是慢,力度怎么样,虽然我对你的感情是哥哥对弟弟,但我要最快地把你干掉(不使你痛苦),就要非常快,那个感情会更足。

 

网易娱乐:刚才你说甄子丹和玄武之间同性的感情,我们知道张彻的电影也经常这样,我们知道张彻对你影响很大,比如在电影里你让吴尊盘肠大战,虽然肠子没露出来,但(通过)系衣服的动作可以(看出来),你是要向他致敬吗?

 

李仁港:绝对是要。我打个比方,比如你从小念英语,那你大了以后写文章都是用英语,我们是看他的戏长大的,所以一动手基本就有这个味道,因为我们看他的戏太多了。我已经摆明我很喜欢这个导演了,同时喜欢不是我去做他做的事情,而是想把武侠精神继续下去,只要有机会拍戏,我都会用上。

 

刚才你说兄弟之情,张彻导演的很多戏里都讲了这样的感情,人生其实就是这样,那不特别,人生里包括很多这样的感情。为什么要特别讲人性?其实所有事情都包括了人性,只是我们讲多少而已。

 

我感觉张彻导演最强的一件事就是,那个刀,就像刚才说的,刀是冷的,虽然刀冷,但拿刀背后的人的脑袋不是冷的,他用脑袋来做事,为什么我说那不是残酷,而是美学,因为那到了人性的境界,比如青龙去把玄武杀掉的时候,当然,那场戏他没有把他杀掉,但那场戏他杀掉他,你感觉这是暴力吗?绝对不是,而是慈悲的场面,是(因为)最大的爱才可以把弟弟杀掉,虽然整个画面冷冰冰的,兵器式的,但青龙的脑袋是非常热的。

 

网易娱乐:你提到张彻,张彻曾经说过他、徐克和你是武侠电影的老中青三代,这个评价非常之高,你自己怎么看待这个评价?

 

李仁港:(这个话)不是我讲的,听到时我若喜若惊,其实有太多人拍武侠片了,这样反推回来,感觉我们就是那个年代的,不说代不代表,但我们的确是第三代,徐克导演看张彻导演的戏,我们看徐克导演的戏,我们是跟着徐克那代的人,我感觉第几代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有机会时你会不会继续拍这种片,当你热爱到某个程度时你就会有机会就拍,以前我不拍是因为没有机会,对武侠片来讲机会已经过了,我拍《黑侠》时是武侠片走到最低潮时拍的,你说要拍武侠片,老板不会让你拍。但我们喜欢武侠片的人拍《黑侠》时多少会看到,虽然《黑侠》有点阴暗,但它的精神是武侠,因为我们都是热爱武侠的人,所以只要有机会就会拍。

 

网易娱乐:张彻曾说希望你们三个人合作拍一部电影,但还没有拍成,会不会很遗憾?

 

李仁港:非常遗憾,但人生遗憾的事情太多了,这也是其中一个遗憾,张彻导演找我去和他见面时已经给了我剧本,那时他身体不太好,因为腰骨不好,背是弯的,所以在现场拍戏是不太可能的,那时他想找我去帮他拍一部武侠片,是他自己写的剧本,这个剧本现在还保留着。在徐克导演、他以及我在一起的一个场合里,他讲的是另外一个本子。

 

网易娱乐:张彻这个本子有没有机会再拍出来?

本文由彩运网发布于网上冲浪,转载请注明出处:《锦衣卫》:武戏精彩 致敬传统

上一篇:与猫无关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