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猫无关
分类:网上冲浪

作为一部79年的科幻片,异形无疑是超前的--超前的想象力,超前的CG,还有超前的对人类自身的颠覆。

本评论仅讨论莱德利斯科特的《异形》,与续集无关。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如有不当之处请诸位包涵。
关于《异形》作为一部科幻恐怖片,它所运用的太空幽闭空间等手段一直受到众多观众和影视圈人士的赞赏与追捧,并在其后的多部电影作品中被借鉴。关于这一点,本文将不再赘述,而集中讨论影片中的另一个恐怖元素——异形从人体中破胸而出。
我对构思这个创意的作者充满敬佩,因为这个情节的亮点不仅在于营造恐惧的气氛,更重要的是异形的产生或者说繁衍的方式含有某种深层次的意义。相信看过这部影片的观众对于其中最为出名同时也最为惊悚的一段台词记忆犹新:
Ripley:怎么杀死异形?一定有方法可以杀死它。
Ash:它是杀不死的。你还不知道它是什么对吧?它是完美的有机体,拥有强悍的构造和攻击能力。
Lambert:你崇拜它?
Ash:我崇拜它的纯粹。它是生存的强者。不被良知,悔恨和道德左右思想。
Parker:我听够了。切掉他的电源。
Ash:最后一句,Ripley。
Ripley:什么?
Ash:老实说,你们没有生存的机会,但是,我同情你们。
这段台词的惊悚之处在于它与人类的普世价值背道而驰,认为一个冷血,残忍,永不停止杀戮的怪兽是纯粹的,完美的。而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他的纯粹,完美是因为它不受人的良知,忏悔和道德的约束。Ripley和Lambert等人无法接受这个论调,甚至连听下去都不愿意。而事实上,从最初开始,正是人世间的良知,忏悔和道德约束使这些人陷入了绝境。
Kane和Ripley是因为接收到了疑似求救的信号,按照星际公约前往异形存在的星球。当Kane被异形袭击后,Ripley按照规定拒绝Kane,Lambert等人入舱。此时Parker出于良心和同情违背Ripley的命令,打开了舱门。船员之间有过争执,而他们处于道德良心的选择却带领他们一步一步迈向死亡。
当异形从Kane的身体中蹿出之后,船员们曾讨论过如何杀死异形,坐在阴影中的Ash曾在众人的对话中插入过一句看似无关紧要又全无头绪的话:“(异形是)Kane的孩子。”莱德利斯科特从不是一个单纯讲故事的导演,与斯坦利库布里克一样,他总是精打细算着剧本中的每一个镜头,每一句台词。他从不讲废话。在莱德利斯科特的电影,尤其是科幻电影中,人物角色常常不仅限于代表他们自身,他们往往代表一个族群,一种思想,一种理念诸如此类从众多同类型个体中被抽象出来的概念。与其说“异形是Kane的孩子”是Ash的观点,不如说是导演借Ash之口对自己的表达。这只异形从何而来?是原始异形覆盖在Kane的面部,将生殖器官从Kane的口中伸入体内,使自己的基因与人类的基因结合。这种繁衍的方式与充满性暗示过程跟Ash那句“Kane’s son”完全吻合。异形的确是Kane的孩子,并且是人与异形乱伦的产物。如果我们从这个角度去看待异形,则完全可以理解被Ash所仰慕的“完美有机体”,为什么不受良知,忏悔和道德的左右。而影片中浓墨重彩的对异形强悍生命力的描述似乎是在暗示,这种乱伦与杀戮的欲望总是难以被遏制。
对于笔者而言,之所以喜欢《异形》不完全是因为它所带来的近乎绝望的恐惧,而是它提出了一种颠覆性的假设:如果某些颠覆人类道德原则的东西被认为是一种纯粹,一种力量,一种完美的存在,而遵循既成的规则则将在绝望中趋向死亡,我们应当如何?
话说到这里,似乎有些深了。人类现存的道德良心原则在以往的数千年中逐渐变化形成,很多时候这些原则的设立是为了抑制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而在漫长的演化史中,最初的原因被逐渐遗忘,衍生的规则则越来越繁复和不知所谓。人们认为既成的规则是理所当然的,而颠覆则不存在被接受的可能。然而,如果有一天,当这些约束我们的原则都不存在了呢?这种想法真正令我感到恐惧与一种不知名的兴奋。事实上,影片给观众展现的世界也的确不是美好的。从最开始即存在的公司与船员之间硌硬的雇佣关系,对报酬一而再,再而三的叨念都暗示了压抑与不满的情绪。只是“完美”与“纯粹”的出现如此令人震撼而已。
影片的最后生还的只有Ripley和那只猫。令人惊奇的是,Ripley在第一次前往太空梭的路上遇到异形,慌乱逃跑中她丢下了那只猫,第二次返回太空梭的时候那只猫竟仍在笼子里,安然无恙。既然莱德利斯科特是一位字斟句酌的艺术家,那么我有理由相信猫的存在并不是偶然。虽然我至今仍不十分确定这个想法,但还是忍不住大胆揣测。如果影片中人类船员代表了对既存的良知,忏悔和道德原则的固执或者说是受其束缚,那么异形则代表了人类内心深处潜在且不可消除的本能。这是一场意识与潜意识的争斗,是死气沉沉的消亡趋向与不可压抑的生存本能的博弈,是“人”与“异形”的战争,与猫无关。
是的,与猫无关。

人类之所以觉得自己与众不同无非是骄傲于人类独有的情感与道德--尤其是后者,让人类的优越感油然而生。可惜人类的玻璃心被此片踩了个稀碎。

  • 完 -

Ash: You still don't understand what you're dealing with, do you? Perfect organism. Its structural perfection is matched only by its hostility.

Lambert: You admire it.

Ash: I admire its purity. A survivor... unclouded by conscience, remorse, or delusions of morality.

Parker: Look, I am... I've heard enough of this, and I'm asking you to pull the plug.

Ash: Last word.

Ripley: What?

Ash: I can't lie to you about your chances, but... you have my sympathies.

本文由彩运网发布于网上冲浪,转载请注明出处:与猫无关

上一篇:我觉得第二部很好看 下一篇:《锦衣卫》:武戏精彩 致敬传统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