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啊 是风是雨 却不是倦鸟归处
分类:网上冲浪

无可否认,《情圣》自带或者刻意地带上了很多笑点,打上喜剧片的标签,确实不过分。刻板规矩的生活里,能让自己尴尬又畅快的笑出声来,就是该推荐的一个点。
彩运网,但其实看情节啊演技啊确实没砸吧出什么味儿来,倒是有一点,笑过了之后,沉甸甸的,心里边确实放不下——肖瀚和顾红的婚姻。
YOYO确实是尤物,属于女人看了都觉得眼馋的那一类,轻易能唤醒一个中年男人沉寂的欲望。毕竟哪个儿郎不曾梦想——“骑最快的马,饮最烈的酒,上最好的女人”,而YOYO就是少年的骏马、烈酒和梦一场啊。
但肖瀚不是少年,顶多是个肚子上长了肥肉的,得和同事抢车位,看上司颜色的肖总。这也是他纵身一跃劫后余生之后对生活的大彻大悟,千秋大梦梦过一场,原来还欠女儿一场大马戏。
妻子顾红原来是红耳钻,一直也没离过肖瀚的身。新婚几年黏黏糊糊抱一块儿睡的劲儿过去了,她成了早上给孩子倒橙汁不让孩子吵醒懒虫爸爸的妈。我在想啊,大概她是在等着肖瀚把这场梦做完,成全他,也成全的婚姻?好在她押对了宝,肖瀚终究淋着雨趴着大马路上把下水道里的红耳钻拾了起来,就像他们一度濒危的感情。
 
本来觉得有长篇大论,
却想言尽于此。

彩运网 1

有些人啊,是风是雨,却不是倦鸟归处。
借用杜拉斯:“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情圣,顾名思义,就是指感情世界里的圣人。那么圣人呢,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圣人”指知行完备、至善之人,是有限世界中的无限存在。总的来说,“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所以,感情世界里,绝不可能有圣人诞生。
《情圣》这部电影作为一部喜剧来说,并没有那么不堪,整体的情节发展比较流畅,包袱也设置的很到位,几位喜剧演员全是舞台、银屏上摸爬滚打了多年的人物,表演都在线上。但是这部电影在着墨于男人中年危机的同时,所透漏出来的三观不正,实在让人如鲠在喉。
人到中年,有房有车,有老婆有孩子,事业也很稳定,于是想要寻求刺激的念头油然而生,对于这种男人来说,有这种想法很普遍,但并不是普遍化了,就可以把出轨表现的那么正常。你厌倦家庭生活的平淡,就要理直气壮地去寻求刺激,来证明自己还活着,受到挫折后,又想起家庭的温暖,重回家人的怀抱。这种现象就像“情圣”这个词一样,乍一看似乎合情合理,仔细推敲起来,完全没有道理。
根源
男人基因中自带出轨因子,但并不是给出轨找理由。生活变得平淡如水,家庭琐事纷至沓来,又恰逢一个好哥们的突然离世,肖瀚开始思考生活的意义,就像很多人都在想的一样,“波澜不惊的活着就等于死去,充满激情的抗争才是活着”。于是YOYO的出现,就像一阵春风,给肖瀚波澜不惊的生活吹邹了一波涟漪(当然,像YOYO这种极品女人,想必没有几个君子可以装的下去)。男人这一生,总会遇见几个让自己动心的女人,或许其中有一个成为了终生伴侣,那么其它得不到的就更加显得充满吸引力。男人动了出轨的心思,实在是一件无可避免的事情,这是所有男人都与生俱来的特点,但是否可以抑制住出轨的行为,就是个体的控制能力了。

彩运网 2

发展
很显然,肖瀚在面对YOYO时并不能控制自己的蠢蠢欲动,而面对马总时,却毫无欲望,俨然一副正人君子。只能说对于欲望的控制既是因人而异,又是因对象而异。肖瀚为了找到还活着的感觉,拉上几位弟兄帮忙追求YOYO,本来都是藏着掖着的隐私,却可以如此开诚布公地与人讨论,甚至义无反顾,如今的道德走向,就是被这种媒体所带偏的。当然除了肖瀚以及弟兄们的三观不正,马总明知肖瀚有家室,还这么主动的投怀送抱,是为了宣告女权主义也走向了偏颇的合理化吗?如果说马总如狼似虎的年纪,还没有男人,于是不顾道德伦理,宣泄荷尔蒙的话,那么YOYO在知道肖瀚有家有室后,还愿意宽衣解带,甚至背叛男友诱惑肖瀚。恕我直男,实在无法理解这个时代的男女,对性的存粹直白,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本文由彩运网发布于网上冲浪,转载请注明出处:有些人啊 是风是雨 却不是倦鸟归处

上一篇:长江 下一篇:再见了,罗根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