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
分类:网上冲浪

刚看过一遍,没理顺的地方很多
推测一些
不知道安陆是哪里就开始是不真实的
还是一开始就是不真实的
安陆遇到高淳放弃修行,但最终两人被分离,先离开的人是高淳
高淳父亲应是反对他们的爱情
安陆旁边的男人,应该是爱人关系,有个镜头是他在屋外的小床上休息,后来镜头转到了他躺在血泊中。所以时间还没理顺。这让高淳后面被刺后的画面出现时,联想到。
安陆每次出现在长江的旁的各个地点,让我意识到她不一定还存在真实世界中。
那本诗集不是高淳写的,因为高淳看得很认真,看别人写的东西的那种认真。期间安陆念过高淳写的诗,他们都是爱诗之人。
那个和塔里的师傅辩说(?)的女子应该或许不是安陆,没来得及了解问的问题,或许只是为了引出“如是我闻”
在一处地方,高淳本是不需要停船的,那个地方在诗集里标注过,他在沿着诗集的地名走,在找寻着什么
高淳的两次死里逃生,长江水里都出现过鱼,后面被捅时是条鲸鱼。
在二码头,也就是被捅的时候,高淳说第一次看到安陆的笑(?),所以安陆已经不再人世了?
高淳用一个鼎盛放鱼,他父亲的灵魂。
后来也不愿放生,这也是和武胜中间的芥蒂。说明他心里对父亲有极大的愧疚。或是就是因为爱情。

之前说过这不是“散文电影”或“诗电影”,它是“故事片”,要是粗暴地用一句话剧透整个故事的话,可以这样描述:“男人逆流而上,通过一本诗集和一条江穿越到女人的时代,女人则顺流而下,虽然邂逅但追寻比爱情更多的东西;爱情的错位,让两人往不同的方向奔去。”但显然这不是影片的全部,甚至都算不得正确的主线,只能算一种叙事逻辑,因为故事打破了常规的线性结构,并不断将它变得更加疏离。多次看过影片并且结合了导演的访谈加以映证:“一个互动的旅程。”

长江地形图,每个都有标记
最后撕毁诗集的画面。

彩运网 1

想学诗集字幕的字体。
诗很喜欢
主要传达高淳的爱情,对安陆的爱。
其实不喜欢安陆的台词,语气表达的情感并没感受到
秦昊的两次特写流泪,真是好看。在开闸(?)时也很好看,那应该算中景吧。
最后高淳的眼神。是看到了什么?安陆?难道还在人世
有一个镜头偏长,是因为画面好看,音乐还在进行么
武胜死后才进入高淳的情绪中,之前注意力都在别的各个地方。得整理下看电影的重点。及果然看电影就是要脑子里空空没有太多预设会好很多。完全接受电影传达的事物,进入他的世界,这样的观影效果好很多。

彩运网,对女人的解读:
女人安陆是一个因为诗集而不断出现的“意向”,也是一个或多个真正的“爱人”,同时,她可以解读为长江的化身。

找个时间拉个片。

逆流而上,其实整个行程浓缩了安陆生命中的一段时期。对安陆的讲述也是逆向的,随着一站一站的航行,不断截取她更早的过去。顺序来看大约是这样:安陆在母亲去世后,从长江源头出发,在宜宾搭乘高淳父亲的船一路向下游走,最终来到了长江入海口。

© 本文版权归作者  Mim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换句话说,安陆既可以是一个真人,又是高淳通过“诗意”想象出来的人。诗只是将一个个地名作为记号,抒写一个个状态,因此高淳通过这些文字想象出“安陆”(理想女性或者“接触过的为数不多的女性”)在那个地方的生活、状态、爱情、思想,诗是模糊的,可以经得起读诗的人解读的。这个女人不一定真的出现在“小洲的芦苇荡”、“荻港的万寿塔”、“铜陵的和悦洲”,但他可以想象文字背后的世界:她在小洲游过江面、她在万寿塔辩难、她在被人们遗弃的小村和他偷偷生活……他一定要上岸,不惜让祥叔嫌弃也要上岸,实地看看那个被诗书写的地方到底是怎样的。

同时,她就是长江的化身,或者说是长江本身。她和长江有共同的起源,高淳弃船徒步来到楚玛尔河,“希望能遇到童年的她,看到她无忧无虑的样子,他从未见过的样子”,也是我们从未见过的长江的“童年”。影片结尾:“他的目光顺流而下,他终于理解了她的道路。带着尊重与向往,他爱她所有痛苦、低贱和荣耀的时刻。”而此时配合的是长江的纪录片的画面,所以这里的“她”理解为“长江”是绝不过分的。所以说,她不会只属于他自己:“她的理想是不属于任何一个人,但不拒绝每一个人,接受每一个人……”长江正是以这样的“胸怀”接受着每一个跟她发生关系的人,通过船、通过性;人们用她赚钱、靠她生活;爱她、玷污她——这何尝不是这条被现代工业和人类文明一直改造、污染、赞美的长江的真实境遇。她和长江也有共同的终点:“她在长江尾,她的目光看向东海。她不会再回头,但也从没忘记他”。

也有人将她解读为“河神”,影片最后一个镜头她站在一堆神像、菩萨的轮廓中,甚至她还说过“这是我的长江”,所以这样的解读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而且她的出现也时常跟宗教有关,她在“塔中辩难”时还提到“神迹”。

所以说,导演有意识地将以上所有的意向提供出来,他用影像发出邀请,并且没有给出绝对的单一答案,供你解读玩味,这种玩电影的方式我是接受的。只要在影像提供的线索之内,解读就不算过分。

彩运网 2

长江既是空间又是时间,影像实现了这两个维度的际会。
电影的影像,本来就可以跨越时空,用同一个空间的画面展现不同的时间,这种用法也并非独创。影片巧妙的地方是通过画框的分割,让两人出现在同一个人画面中的不同画框:;男人在洗澡,从舷窗中看到一个女人在夜色中游过江面;女人可以透过玻璃注视船通过;或者她在房间做其他的事,透过她身后的窗口,观众看得见广德号通过……原本应该出现在不同的时间、空间的人,通过画面的安排“穿越”了,于是二者产生一种既明显又隐晦的联系。画面的前后景构成了一个通道,使影像的“穿越”成为可能。这个设置还是很喜欢的。

看了卫西谛老师与杨超导演的对谈,也找到对上面观点的一些印证,杨超导演说:“长江现在已经被当代生活改变了,被我们某种程度上不负责任的行为伤害了,长江的美感正在消失,长江魔幻的属性正在消失。长江变得只有空间性了。李白杜甫的长江已经见不到了。”

本文由彩运网发布于网上冲浪,转载请注明出处:长江

上一篇:逐浪网页游戏《我是英雄》英雄的起点 下一篇:有些人啊 是风是雨 却不是倦鸟归处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