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里谈了48天恋爱 肢残男娶回瘫痪妻
分类:社区论坛

图片 1

         当网恋成了唯一的选择,遇到了她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袁喆 摄影:记者萧颢

由于得了先天性脑瘫,从小除了看病就不怎么出门。所以也没什么同龄的朋友,但我是渴望交朋友的。没电脑以前,一天除了妈妈教我认字外大多时间是在看电视,电视上的对话字幕也成为了我的“老师”。后来家里买了电脑,我的宅男生活也变得丰富多彩起来。当我用我那相对而言灵活点的左手在键盘上慢慢的第一次敲出自己的名字的时候,我高兴级了!渐渐的我对拼音跟输入法软件越来越熟悉,打字的速度也有所提高,但改变不了的是我身体的协调性。

他左腿残疾,她半身瘫痪,但他们愿让爱情作为拐杖,相互搀扶走过一生。

那年是09年的冬天,正流行着“全民偷菜”,我十八岁。那时候对于爱情一知半解的我,是非常渴望尝试一下的,但现实是这种想法对我来说也算是一种奢望吧。我唯一的机会就是网络。当时在QQ里也几乎没有什么聊得来的网友,我一般都不会告诉网友我是残疾人,因为我觉得那样会有差距感。所以我就去了当时还算红火的网页聊天室,因为我是真心的想尝试一下恋爱的感觉,我知道恋爱的基础是相互信任,所以在聊天室里我坦诚布公的“对大家”发“谁愿意跟残疾人交朋友?”。当然有不少人哥哥姐姐来跟我聊,但基本都是一聊而过的那种,直到她的出现。记得那是第二次上那个聊天室,我接着在那发“有愿意跟残疾人交朋友的吗?”,一个网名叫怡亭的女孩出现在我眼前,我对这个网名第一感觉就不错,经过短暂的聊天,我得知她比我小1岁,那年初三刚毕业。在聊天过程中她的语气也丝毫没有表现出对残疾人异样的态度。其实我们这个群体常人看我们的态度或是好奇、或是怜悯、或是冷漠、甚至学样取笑的人也有,真正用平等眼光看我们的很少很少。这让我对怡亭越来越有好感。不过那天没聊多久她就突然下线了,此后的一星期我天天去那个聊天室等她出现,时不时在聊天室发“怡亭在不在?”。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只和她聊了一次就那么想和她交往下去,可能是真的因为太寂寞了吧。但绝非是现在所谓的“空虚寂寞冷”。可我一连等了好几天,真正的他没出现,倒是出现了几个冒名顶替的。

去年5月,45岁的向丹江在“电话聊天室”结识了39岁的梁雪梅。3个月,均有残疾的他们便结婚成为夫妻。闪电般的爱情也曾引起质疑。但半年过去了,他们依然对生活充满信心:“我们会继续幸福下去,让更多残疾人相信爱情。”

终于在我快要放弃的第七天,她又再次出现了。为了下次能方便的找到她,我就向她要QQ号,她说她没有QQ,我就自告奋勇的马上帮她注册了一个。并在之后的聊天中教会她使用QQ面板上一个个功能,电脑大部分基础也都是我后来教的。在后来聊天过程中得知她是江西人,那年她没考上高中就来到了她哥所在的上海崇明岛,她先是卖了几天水果,因为没有身份证不让卖,就只能帮她哥看店了。由于她性格比较内向,那时的心情也处于低谷期,在上海也没什么朋友,我的开朗和乐观让我很快的成为了她唯一能够敞开心扉的人。在我们认识以一段时间后,两颗青春懵懂的心互相寄托着。虽然那时候我们并不了解对方的相貌和身高,但对那时的我们来说这些好像真的不重要。其实我们QQ上的聊天一部分都是离线留言,因为她怕他哥看见,而我妈又是在炒股的,只有在3点收盘后才是我的时间。其实我是既希望我妈看到又羞于让我妈看到,我想让我妈看到的原因是,我想得比较远,让我妈能够更早的了解她、接纳她。所以我们上线时间经常岔开。后来就发展到每天给她发邮件,邮件里包含了上海当天的天气、一些问候语、一些笑话、给她推荐的歌。可我就是不敢向她表白, 也许是我太自卑,也许是对这段感情的前途很迷茫。那些日子我们最期待的都是上线后看对方有没有在线,有没有给自己留言。那段时间我们都多了彼此,多了一份憧憬,感觉过得好充实的。有次我向她发起了视频聊天,在此之前我早已将对着我的摄像头关掉了,我不想让她看到我狰狞的样子,我第一次看到了已幻想过无数次的面容,虽然她没有我想象中的美丽,但我还是很开心,可她那边却只能看到漆黑一片。我知道这对她不公平就给她发了几张我看上去较自然的照片。在接下来的交往中我们更加了解对方,虽然我没有表露出正面表白的意思,但在言语里却加了很多暗示。终于在一天她突然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如实回答“我怎么可能有啊”。她又说“说老实话。我很喜欢你”。她的这句话让我感觉到体温升高,心跳加速,整个脸部开始发烫,就像刚从温度很高的浴室里出来一样,我是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停下来,让我充分得享受这一刻的美好啊!

10平方米的家

憧憬片刻后自卑感又回来了,我没有立马要求跟她做男女朋友,只是跟她说“我也对你有好感,让我做你的候补男朋友吧”。因为我这样的回答,她开始怀疑我是不是真的喜欢她,此后她就经常会拿别的QQ来试探我。我们的心就这样互相依偎着,懵懵懂懂得过了三个月。

他如阳光温暖着她

时间转眼就到了腊月十几。她说,她们快回江西过年了,来年想去其他地方打工。这就意味着我们将暂时失去联系,也意味着她真正的要踏入社会。那晚我想了一整夜,我想我是真的喜欢她,可又想了想,我们以后如果在一起又会有怎样的结果呢?她将照顾我一辈子?我怎么忍心让她在那么好的年华里照顾这样一个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我吃喝拉撒。所以我选择放弃这段感情。为了让她更快更好的忘记我,去适应新的环境。第二天我狠心的把她拉进了黑名单。 当时的我感觉就像自己亲手把自己的心掏空,我记得十三岁以后我就没哭过了,可那天的眼泪实在是控制不住。后来她也不止一次的发邮件来问为什么要把她拉黑,我一直没回她。她或许觉得我好狠心,或许觉得我从未爱过她。看着一封封追问的信,心里真的好难受,可这不就是我想要的效果吗?

黄陂前川街一洗车店内,隔出10平方米的空间,就是向丹江和梁雪梅的家。寒风不断从残破的窗户灌入,向丹江打开刚买的取暖器,指着它对卧床的梁雪梅说:“多照照这个‘小太阳’,对身体好。”

现如今她已是为人母。我还是一个屌丝宅男。回过头来想想,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至少在那冬日寒意正浓时却让我感受到了如春日般温暖的阳光。至少我经历过了。不是吗?

对梁雪梅来说,向丹江的爱就如同冬日暖阳一样,照入她心中。因骨囊肿引发骨头变形,梁雪梅身高仅55厘米,下肢完全萎缩,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在枣阳老家时,整个冬天她都无法洗澡。现在,向丹江无论多忙,隔三四天就会抱起梁雪梅,小心翼翼地为妻子洗头洗澡。“他比我妈对我还好。”梁雪梅说。

我拥有和大多数人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尽管皆是无奈。但和大多数人千篇一律的人生来说我的人生也算是独特。调整好心态。我欣然接受!

每天,向丹江6点不到就起床。他不仅要照顾梁雪梅的生活,还要打理洗车店。天气严寒,他粉碎性骨折的左腿常常钻心地疼,走路时发出沉重的“嗒嗒”声。躺在卧室的梁雪梅听得也心疼,提出想做手工活赚钱。向丹江却拍着胸脯说:“放心,喝稀饭我们也一起喝,日子不会过不下去。”

通话48天后

爱情闪电般到来

这样的爱情,却发端于看不见摸不着的电话聊天室。

本文由彩运网发布于社区论坛,转载请注明出处:电话里谈了48天恋爱 肢残男娶回瘫痪妻

上一篇:家蜂翻脸蜇晕男主人 伤者已送医抢救脱险【彩运 下一篇:彩运网:最强大的武器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